今天是
关键词: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 时间:2017-11-17 17:46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新华在线

【摘要】在三里屯漫咖啡兜了两圈,我才在角落里找到没带眼镜,一身休闲打扮的李明远。

       明星网资讯,在三里屯漫咖啡兜了两圈,我才在角落里找到没带眼镜,一身休闲打扮的李明远

  此时距离他从百度副总裁的位置上离职,已经过去一年。期间人们对这位曾带领百度向移动端转型的80后高管的出走有诸多解读,面对争议,如今李明远显得云淡风轻,“当时我和百度以及Robin(李彦宏)也沟通过,双方都决定不再回应此事。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而这次重新走入公众视野,李明远的身份已经变为“猫片执行董事”,在前几天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》新书发布会上正式亮相。诚然,目前李明远主要精力仍放在新一代住宅社区开发和智慧化建设方面,这和他过去的从业背景经历很接近,那为什么会选择跨界加入一家成立不到3年的IP孵化运营机构?

  虽然在百度时期也曾分管贴吧,李明远坦言自己很少直接参与到文化相关的产业中。但这两年,他注意到数字技术、网络社群已经开始深刻影响文娱创作和制作行业,“互联网成了最大的推动力,解放了创作的生产力和活力,从网剧到网综都产生了一些具备超级影响力的IP和品牌,对用户运营也将会发生更大的作用,NETFLIX就是一个例子。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猫片在他看来,是一家对IP孵化、头部和长尾运营都有独特模式的公司,在下游制作能力方面也开始布局。近期掌阅上市,阅文市值破千亿,火星小说获得4000万美元B+轮投资等消息,似乎在验证IP泛娱乐开发的市场前景与内容运营的价值。

  猫片的路在何方?李明远的加入又能为这家创业公司带来哪些变化?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一群懂宅男的高管

  虽然正式加入猫片成为执行董事是今年国庆期间才敲定的,但李明远与猫片早有渊源。2015年6月猫片2015战略发布会上,时任百度集团副总裁的李明远就曾出席活动;今年7月的猫片·胡润原创文学IP价值榜,李明远也到场并发表演讲,只是彼时身份已变为“资深互联网专家”。

  事实上在2015年初,李明远与金色传媒总裁、猫片创始人王裕仁见过一次,“他是一个跟你不熟就话不多的人,所以第一次见面他都没怎么说话。”李明远回忆,“我们真正聊的比较多是猫片发布会之后,他们想做融资,问我怎么看这个事情。我说你们到底想做什么,他就给我讲猫片的愿景,我才发现他其实很健谈。”

  如果说以实习生身份加入百度,30岁进入百度最高决策层的李明远,是互联网圈的职业传奇,是所谓“凡人修仙”的典范,那么同样年少得志的王裕仁走得是另一条路径。父亲是协成地产董事长王晓航,母亲是著名导演杨阳,他本人则是剑桥数学系的学霸,精通英日双语,在留学期间就开始参与编剧、制片工作。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猫片执行董事长王裕仁

  “王裕仁属于明明可以不用拼,却比绝大多数人更拼的那一类人,”在李明远看来。最近猫腻小说改编的《将夜》正在拍摄中,作为制片人的王裕仁天天去现场盯外景,瘦了20斤。“前阵子一直住在新疆,回北京可能也就一周,然后跟剧组转场到贵州,他基本上都要在那边。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尽管接管了老牌影视制作公司金色传媒,王裕仁想做的却是更加互联网化的产品。在金色传媒之外独立运营的猫片,可以被看做是一个IP运营平台,主要解决两件事:一方面是深耕强IP,“把一个千万粉丝的IP,变成亿万票房的东西”;另一方面则是为原生作品创造新玩法,比如将IP背后的粉丝分层,进行精准运营,满足其个性化需求。

  “那时候是2015年底,我把猫片的BP发给一些跟我认识的VC,但没有几家能够看懂。有两个合伙人和我说,这种偏创作的项目他们看不准,特别关心谁是真正的掌舵人。所以后来我们还是决定,先把团队搭起来再融资。”

  从目前猫片的管理层就能看出纯粹的互联网基因,而且成员非常男性化,“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性情中人,”李明远半开玩笑道。除了他与王裕仁,CTO徐海峡是盛大文学的原CTO,总编辑李利新为龙的天空、纵横中文网创始人之一,CEO刘丰曾任迅雷COO,也与李明远是百度时期同事。

  他们身上有一些共性:胆子大,有想法,对内容和产品有执着。而这样的团队架构,自然导致猫片的储备项目看起来非常倾向于男频文学:《将夜》、《紫川》、《龙蛇演义》、《无限恐怖》、《冠军教父》......目前市场似乎是女性观众和大女主戏的天下,会不会改编影视作品不受欢迎?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“我也曾经提过这个问题,有些平台女性用户的比例就很高,储备的IP也偏女性。”李明远觉得受众分化并不是问题,“女性对内容消费的投入是很强的,但周边消费的能力上可能远不如男性粉丝。宅男会花2000块钱买手办,如果你把IP开发看成是一个完整业态的话,男性消费能力是非常强的。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高投入全CG大电影

  《凡人修仙传》

  猫片瞄准数字制作

  这个月初,猫片与阅文集团为忘语的新书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》举办发布会,同为网文界大神的猫腻发来视频祝福。天神娱乐董事长朱晔就坐在李明远旁边,看到如上场面“虎躯一震”:这是几个意思,古龙给金庸发贺电?

  都说文人相轻,但猫片作为IP运营机构的优势就在于,团队与作者能有良好沟通,这让他们积累了不少大神作者尤其男频作者资源。“猫片的团队特别理解宅男,能设身处地为作者着想。”李明远认为,“你一旦能够走入他们的内心世界就会发现,沟通逻辑以及思维方式都是很有意思的。”

  猫片CEO刘丰提出过“IP年轻化”的概念,针对新一代年轻用户时间碎片化、兴趣多元化、生活娱乐化的需求,猫片为《凡人修仙》打造了AR卡牌、书模、短片、漫画、衍生周边等全媒体IP运营计划,还专门做了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》的APP,将线上社区打造成类似小说世界观中的“宗门系统”,增强与读者粉丝的互动。

  除了正在开发中的《将夜》与《凡人修仙传》,猫片还拿到了常书欣的黑客犯罪故事《骇罪》,

  以及新海诚《她和她的猫》改编权,针对每个IP和其用户特点做不同的运营。刘丰曾在采访中透露,“《骇罪》的运营我们很可能会让互联网大佬和我们一起来玩,到了《她和她的猫》的时候,很可能我们就在公司了养猫了。真正做起来的好产品都是精细化、特立独行的。 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新海诚《她和她的猫》

  网文作者其实和艺人一样,需要与专业平台合作,保持作品持续开发与运营的能力。作为专门搞移动软件的人,李明远坦言为一部文学作品单独做APP,从需求角度没有太大意义,“但这对作者而言非常重要,他认为这是他的’孩子’。对猫片而言,想做服务型企业,就要先把作者服务做好,所以我们要有这个投入。”

  “作者很care自己作品的生命周期,而国内一些公司过去只是把版权拿过来,看能不能屯着升值。”李明远也在观察海外的运作模式,作者与出版社建立长期合作关系,有时出版社还会专门成立工作室围绕作者服务。这才是IP孵化与运营的良性模式,即多方合作,平台、作者与第三方公司形成合作开发以及利益分享机制,而不是彼此快速收割红利套现。

  除了IP运营,猫片未来也有计划搭建自己的制作团队。“我现在的想法是往数字制作的方向去发展,偏技术,做深自己的优势。”

  李明远告诉剁椒娱投(ID:ylwanjia),拍摄《将夜》前,团队和某流量小生前前后后谈了半年,结果对方档期根本定不下来。“所以做这种事不经济,我们现在用CG制作,让武术专家去做真人捕捉,制作完了我可以换脸,前期就可以节约演员的档期。”

  猫片目前正在制作《凡人修仙传》的全CG动画电影,计划2019年上映,制作团队汇集《生化危机》、《杀戮都市GANTZ:O》、《进击的巨人》、《苹果核战记》等作品的好莱坞以及日本的顶级动画人。今年7月公布的3分半预告片耗资1200万,发布当日在B站获得逾50万点击,其美轮美奂的画面与多达数十层的渲染视效令网友叹为观止。

  作为猫片的掌舵人,王裕仁把眼光放的很远:先请国外优秀的创作者来一起制作国漫IP,然后就是瞄准文学、动漫、游戏等分众市场,在海外建立分公司或当地企业合作,“是把战舰开到敌人的港口上去”。

  这一切的前提是耐心打磨作品。李明远表示,《凡人修仙》项目启动比预计要晚半年,因为导演和制作总监都是日本人,所以双方需要反复沟通,让制作团队理解故事,研读原著,同时也在日本做了小说推广,验证故事的市场生命力,也为电影未来的海外发行做准备。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技术驱动的IP孵化平台是星辰大海?

  原本李明远只是以猫片投资人的身份进入董事会,但随着公司逐渐步入正轨,“可做的事多了”。作为执行董事,他会更多思考接下来的战略布局角以及产品定位。

  李明远告诉剁椒娱投(ID:ylwanjia),猫片未来有可能也会以技术驱动开发新的平台。他也在观察下游的发行通路在做什么,“今天很多公司在精准分发或者需求匹配上做得并不好,比如你打开爱奇艺或者优酷的首页,跟我打开的一模一样,这是因为很多公司缺少技术意识,还在把它当做一个杂志而非平台在做,潜力没有被释放,用户在线时长到了一定阶段你就会发现瓶颈。只有腾讯想明白了,微信一直在做去中心化。”

  目前业内做IP孵化与运营的显然不止猫片一家。三叔有南派泛娱,唐家三少除了自己的公司有大神圈,霸唱背后则由新华先锋打理版权授权事宜,还有更多公司希望把一些中游有潜力的作者带到一线去,创造新的大IP。“做这个事情既要理解作者,又要理解产业,还要理解资本,想几端都搞清楚彼此需求并不容易。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唐家三少

  从项目开发来看,成立两年多的猫片并没有操之过急。2015年,猫片发布包括《阳神》、《紫川》、《神墓》《将夜》在内一系列IP与改编及推广计划。这些项目中,只有《将夜》电视剧会在明年推出,并与天神娱乐开发游戏版。此外猫片还会推出《骇罪》、《龙蛇演义》以及《三生三世枕上书》,筹备已久的《凡人修仙传》CG电影则定档2019年。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“如果你有特别大的自有资金,可以同时启动几个项目,当然前提也是有足够好的团队。在不具备资源无限的情况下,也可以多出让一些项目股权来获得短期回报,目前我们没有这样的计划。”

  李明远表示,猫片开发的项目会保有主控权,因此开发节奏以稳步扎实为主,“像《无限恐怖》年初就尝试启动,还有《冠军教父》,这个项目我也很有想法,明年又是世界杯,但就是怕同时启动这么多项目精力跟不过来,还得稀释股权,所以就说先缓缓。”

  除了考虑猫片的发展,李明远更多精力放在人工智能+住宅建筑的结合上,他认为纯做互联网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了,而在衣食住行、婚丧嫁娶这些大的消费场景中,“住”仍然有待开发。

  “我有一个小的基金,主要是投技术驱动领域的内容。现在孵化了一系列的企业,目前在做的偏向于底层,先让这套智能化的东西能形成操作系统。明年4月份,我们可能会办一个比较大的展会。”

  比起百度时期手下管理7000多人,平衡与妥协成为惯常,如今的工作状态让李明远感到更加自由,“我是个做产品的人,不是特别喜欢在这个岁数做管理。以前的工作有太多都是你需要协同与平衡,现在要么你听我的,要么你说服我。”

  从BAT这样的巨头企业跳出来重新开始自己的事业,压力并不是没有。李明远有时会想起与自己另一位老师、曾经的“百度贴吧之父”俞军之间的谈话,“我问他你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神,我们是做出来的,你是natural born for this,这种时代在等着你的感觉,会不会有压力?”

  要做喜欢和擅长的事,俞军告诉李明远。“做一个心里没底的事情,你就会特别在意这种东西,但如果是做一件喜欢和擅长的事,就容易去消化压力。外界不懂你,但至少你自己懂自己。”

李明远消失的一年:摘下“百度太子”帽子,做起了IP生意?

  临走前,李明远谈到最近有人找自己聊一个项目,“他们给我讲基因和社交的关系,说可以通过基因测出人的抗压能力,我说你们这要是成功了,应该叫’命运规划局’啊!”虽然抱有怀疑,但产品经理的换位思考惯性让他仍对此感到好奇,“我准备自己去测测,”他笑着说。


 

蜀ICP备14031750号-2 版权所有 [新华在线]
© 2014 Hebei XinHuaZaiXian News Digital Media Co., Ltd. All Rights Reserved.
Power by DedeCms蜀ICP备14031750号-2